愛連aeolian

【蝙超】日出时刻 7(完结篇)

脆脆克里斯皮:

日出时刻 7 完结


蝙超




提要:电影“Coco”为灵感,BVS一年以后,布鲁斯在克拉克的忌日穿越了,克拉克打算给布鲁斯一个“惊喜”,然而……


目录:1    2    3    4    5    6


——————————————




3月26日 2:00


    


布鲁斯顶着刚才失手被槌到头的耳鸣,将一段绳子的一端结成一个绳圈,试图利用绳子攀上铁丝网到另一边去查看情况。当他的一条腿刚要跨过去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远处似乎有三个人影。他停下了翻越的动作,怔愣着看他们走过来,将绳子的另一端拉上来扔到了对面,想着这也许帮得上忙,然后自己依靠一个翻滚的缓冲安全落地,他得留在安全的一侧接应他们。




而隔离带的另一边,恐怕是每一个热爱生命的人都不想再踏足的土地。那里空气稀薄,飘着一股若隐若现的潮湿霉味,奇怪的引力场好像跑调的歌,从四面八方拉扯着人,令人几乎寸步难行。但克拉克在一瞬间听到定时炸弹定时器的滴答响声时还是振奋了精神,他试探着前行,试图发现不断变化着的引力场的分布规律,并巧妙地沿着不同引力场相接处力量较为平衡的分界线前行,在经历了一条颇为曲折的路线之后,终于找到了被绑在悬崖边的韦恩夫妇——只要定时炸弹爆炸,他们就会被冲击力推下悬崖。




布鲁斯看着克拉克带着他的父母缓慢前行,他们没有径直走,而是时不时拐弯绕路,尽管面前并没有障碍物。他们花了一些工夫才走到了铁丝网前。玛莎和托马斯都还保持着他们去世时的相貌,甚至显得比布鲁斯还要年轻一些。如果他在父母结婚生子的年纪也选择组建家庭的话,那他的孩子将比当时的自己年长。事实上,他领养的孩子竟然先自己一步完成了“英年早逝”的愿望。




克拉克找了个重力较弱的地方,先后托举着玛莎和托马斯翻过铁丝网,而他自己则疲惫得瘫坐在另一边的地上,他想就地睡上一觉,然后他突然感到身边的引力场在发生变化,一股神奇的力量把他朝着悬崖的方向拉扯,仿佛被人牵住了手。他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试探地往那个方向缓缓挪动着。




布鲁斯还未注意到克拉克的异样,他沉浸在与父母重逢的喜悦中。他们三个人紧紧地抱作一团,玛莎亲吻着布鲁斯的脸颊,为他拭去激动的泪水,但他们几乎什么话都没说,近四十年的离别,又岂是一句“你还好吗”能问得够的?




“克拉克!”托马斯·韦恩率先发现克拉克正背对着他们行走,连忙拍了一下布鲁斯的肩膀,“他怎么了?”




“该死。”布鲁斯想起了罗勒莱女妖的的传说——“狂野的痛苦袭击了水手,他看不见暗礁,只向高处仰望”*。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女妖不成?能够诱惑人的,恐怕就只有死亡本身。布鲁斯痛苦地思考着。


*德国诗人海因里希·海涅在1822年创作的诗歌《罗勒莱(Lorelei)》中诗句,略有改动,自译。




“你们将如何送我回去?”布鲁斯急切地询问。




“通过你身上任意一样东西。”玛莎轻抚着儿子的头发,温柔地说。




“比如头发?”布鲁斯见父母点了点头,便忍痛从头顶揪了几根头发下来,放到玛莎的手里,嘱咐道:“原谅我,妈,爸,我没法多陪你们,因为还有更紧迫的事情要做。是你们教我要成为英雄,也许作为英雄我还不合格,但一定会是个可靠的朋友,我必须把那个迷途的年轻人找回来。但如果在五点前我还没回来,就请立即送我回到现实世界。”他又给了玛莎和托马斯两个拥抱,然后努力爬上了铁丝网。




落地的一瞬间,布鲁斯有一种浑身粉碎性骨折的错觉。他喊了克拉克的名字,但克拉克依旧缓慢地前行,头也不回。布鲁斯用尽了力气才将自己与克拉克之间的距离缩小了一半,他感到双腿就像陷在沼泽里一样,过低的气压令他喘不过气来,但他仍旧一声声喊着“克拉克”,希望他能回头看一眼。




“人类需要你,克拉克!你找到了我,不就是为了能够继续帮助那些需要你的人吗?我们需要你,克拉克。”布鲁斯歇斯底里地喊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少会被他周围密集而扭曲的引力场过滤、吸收,又有多少能传入克拉克的耳朵,至少他能感受到的只有一片寂静,于是他又大喊起来:“克拉克!”




好像不间断的喊话起了作用,克拉克停了下来,他紧攥着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布鲁斯明白他正在遭受折磨,而愿望则是“解脱”。布鲁斯拼命跟上了克拉克,他将这个卷发男孩紧紧裹在自己的怀里,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这的确阻止了克拉克继续前行,但他现在似乎除了空洞的眼神便一无所有。“别这样,克拉克,听着,和我一起,留下来,留在我身边,行吗?”布鲁斯感觉自己正在失去怀里的人,他甚至觉得钢铁之躯正在变得柔软,生怕自己一用力,手指就会在他身上抠出一个洞来。




“我们需要你,不仅因为你是超人,你的降临是上天对人类的恩赐。最重要的是,你是克拉克·肯特,谢天谢地你是被玛莎和乔瑟夫这样的好人抚养长大,你生活在阳光下,并且懂得如何爱别人,你比闪光灯下的布鲁斯·韦恩和阴影中的蝙蝠侠都更具人性。我们的队伍还需要一个领导者,这个人非你莫属……”布鲁斯捧着克拉克的脸,完美得有如大理石雕塑般的脸,喃喃地向他倾诉着感情:“而且,我也需要你。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惹你生气,但现在看来,你生气最好。”




克拉克依旧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布鲁斯甚至不知道亡灵是否还拥有“魂魄”。他深吸了一口气,湿润而腐朽的空气充满了他的口鼻,却也冲淡了他心中的尴尬,他抚摸着克拉克的后脑勺,像是在安抚一只猫科动物一样。他凑到克拉克的耳边,让自己的声音低到不可能被那些奇怪的引力场偷去:“我爱你,克拉克,我爱你。不管你是神,是最后一个氪星人,是超人,还是来自堪萨斯小镇的男孩,还是星球日报的记者,我都会爱你。我还没有谢谢你,找到了玛莎和托马斯,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我的爱也许没有你给人类的那么多,毕竟我习惯了恨……但是你教会我了,我开始相信人,不再单打独斗……但我的爱现在仅仅能容得下一个人,便自作主张地留给了你,留给一个‘死了’的人,因为我深知自己不配拥有这世界上的任何人。”布鲁斯抓住了克拉克的一只手,他一面用它书写稿件,一面又用它将坠落的人抬起。克拉克突然眨了一下眼睛,他的眼神纯净清澈,像是初生的婴儿一样,理所当然地攫取着眼前人的感情,布鲁斯觉得心脏骤然紧缩了一下,疼得厉害。




他们站在原地,久久地拥抱在一起,没有人再说话,布鲁斯以他的力量抵抗着拉扯克拉克的引力场,他觉得自己就要成功了。


 


3月26日 5:00


 


“布鲁斯,爸爸妈妈爱你,你是我们的英雄。希望你的朋友能够顺利回到人间,希望你可以和值得信任的朋友一起伸张正义——但是最重要的,我们希望你能感到幸福,祝愿你能够找到真爱。”




布鲁斯感到他被另一股力量生生从克拉克身边扯离,就在他们几乎就要开始共享同一个梦境的时候。然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穿着不太合身的睡衣,一只大型犬突然扑到他的身上欢快地吐着舌头摇着尾巴。他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想起自己在穿越到“彼岸”之前是在克拉克的卧室。他飞跑下楼,从仓库里找出一把铁锹,将它扔进轿车后备箱,同赫克托一起钻进车里,然后踩下油门往墓地方向狂飙。




但下了一夜暴雨之后乡村道路尤其泥泞,车子在经过一个水坑时彻底陷进了泥地里,后轮卡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布鲁斯愤愤地想,以后一定要为这里的基础建设捐一笔钱。他不得不下车,从后备箱里取出铁锹,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拖鞋。他给阿尔弗雷德发了个定位,让他联系拖车,一边提着铁锹艰难地徒步。




过了一小会儿,他听见身后有老式柴油机的声音,接着是两声清脆的鸣笛。当他扭头看时,才发现是玛莎开着她的旧皮卡来了。于是他又将铁锹扔进车斗里,自己坐进了副驾驶室。




“你也已经四十好几了,为什么还像个孩子似的!”玛莎假装生气地抱怨着布鲁斯昨夜突然不告而别,一边解释道自己是接到了布鲁斯的管家潘尼沃斯先生的电话,这才出来接他。“所以,你失踪了一夜的结果是打算把我儿子的坟挖开?”




“没错,玛莎,我有办法让他复活,大概,也许——如果我说服他了的话。”




玛莎觉得布鲁斯一定是做了什么奇怪的梦,“我昨天梦见了乔纳森,虽然他在克拉克成为超人之前就去世了,但他表现得却比我还了解我们的儿子似的,还和我说,他会回来的。是吗?你一定也是做了这样的梦吧!”




布鲁斯突然也开始怀疑起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也许那只是一个曲折而美好的梦,而他的克拉克永远被他留在了罗勒莱。但他们依旧遵循着“梦”里的指示,将铁锹踩入埋葬着克拉克的黑土地里,赫克托也兴奋地用两只前爪刨着土。布鲁斯向玛莎讲述着自己前一晚的经历,让玛莎几次停下来擦拭眼泪。她从未经历过这种事,也几乎不太愿意会相信这些,但她依旧出于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思念,同意布鲁斯将克拉克的棺材挖出来,好让她再多看克拉克一眼。


 


3月26日 7:00


 


布鲁斯和玛莎已经将棺材运回了家,克拉克的遗体安安静静地躺在棺材里,双手夹着一张乔纳森·肯特的照片交叠在胸前,皮肤由于没有血色而显得异常洁白无暇。布鲁斯将他从棺材里抱出来,放在即将播种玉米的土地上,期待着日出时刻。他有预感,玛莎和托马斯在临别前对他的祝福很快就会实现。




不知是什么魔法,制造了昨夜狂风暴雨的云层已经完全消散,远处田野与天交接之处浮现起红色向橘色过渡的霞光。当第一缕阳光探出地平线,洒向这片土地时,布鲁斯屏住了呼吸,他希望能够再看见那双纯净清澈的蓝眼睛,就算是要付出他余生所有的爱与希望都无所谓。




“玛莎?布鲁斯?”




 ——————————————




彩蛋




1、吉普车




打败荒原狼之后,英雄们总算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上去。布鲁斯为了赎回被玛莎抵押出去的房子,顺便买下了整个银行。在为肯特家送新家具时,他特地开了辆底盘很高的吉普车——他再也不想看见自己的爱车陷在泥地里出不来了。(参看《正义联盟》结尾搬家具一幕。)


 


2、约会




克拉克和布鲁斯刚刚在大都会的一家餐厅吃完晚饭,作为正义联盟的主席和顾问,一起吃个饭讨论一下今后的计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晚餐之后,布鲁斯坚持要送克拉克回公寓,克拉克则提议可以散步。




“你在罗勒莱对我说的一切我都记得。”克拉克突然对布鲁斯灿然一笑,露出了两颗虎牙,“你不会因为我现在不是‘死人’就不爱我了吧。”




“你不会以为我说的送你回家就真的只是送到楼下吧?”布鲁斯扬起了左边嘴角,露出一个标准的韦恩式笑容。他像之前做过很多次那样用一只手绕过克拉克的脖子,搂住另一边的肩膀,只不过这次不是让他带自己飞行。克拉克似乎早就适应了似的,并没有提出异议,反而将头歪向布鲁斯的方向。布鲁斯侧头在他的头发上吻了吻,顺便用余光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他早在两个街区之前就发现有个戴着红色头罩穿着短皮夹克的人在跟踪他们了。




“有人跟踪我们。”




“我也听到了,超人随时为您效命。”


 


3、挖坟




布鲁斯正操纵着挖掘机在韦恩庄园的墓地里为所欲为,“杰森·陶德”的棺材马上就要重见天日,而他的男朋友和管家正抱着臂站在附近面无表情。


“克拉克少爷,布鲁斯少爷时不时会染上一些奇奇怪怪的爱好,这一点还请你多多包容。”


“啊,这没什么,如果挖坟能让他发泄一下最近被一个红头罩纠缠的怒气,就随他去吧。没准他还能因此验证他的养子是否活着呢。”克拉克突然叹了口气。


阿尔弗雷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又若无其事地开始指挥布鲁斯了。


后妈不好当啊。克拉克猜阿尔弗雷德是想和他说这句话。




4、克拉克栽培法


by来自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友人





布鲁斯将他从棺材里抱出来,放在即将播种玉米的土地上,期待着日出时刻。





太阳出来了,克拉克小苗迎风生长,努力伸向太阳,最终成长为一棵克拉克树。每个树枝上结了一颗克拉克果实,果实越长越大,压得枝头沉甸甸地弯向地面。到了正午,黄太阳升上了当空,克拉克果实成熟了。一颗果实从下沿逐渐裂开,果汁滴答在肥沃的土地上。从裂开的口子里伸出一只白皙的腿来,又一只,一点点的滑向地面,一个洁白的,毛茸茸的克拉克从果实里诞生了。他的身上还沾满了果肉和果汁的残渣,如果你是蝙蝠侠,可以不用怕死的去舔舐一下那甜美的味道。还有更多的克拉克从果实里诞生出来,美丽的蓝眼睛充满爱意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接下来我们应该讨论一下,”克拉克们无视了一脸懵逼的布鲁斯·韦恩,“现在只有一个蝙蝠侠,要怎么分?”




END


———————————————




感谢大家的支持,这篇文就到此结束啦,本来只预计写6k字的,结果一下子多出3倍内容,最后越写越仓促,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不过好在故事是说完了。


这个故事一开始的脑洞是反过来的,BE预警,慎看:


布鲁斯死后多年,克拉克偶然因为违背了布鲁斯生前的愿望而穿越到亡灵世界。克拉克在这些年里目睹了许多朋友的逝去,虽然依旧与英雄们的继承人们共同保卫地球,不断结交新的朋友,但愈发感到孤独。在亡灵世界见到昔日旧友,当初未表白的感情全部从内心尘封的角落涌了出来,他甚至想要就此留在亡灵世界撒手人寰。但布鲁斯明白人类依旧需要超人,而超人也不会放弃人类,他不得不给了克拉克一个“祝福”,让他在回到现实世界时忘记了有关布鲁斯的一切。也许更久之后,克拉克能够与布鲁斯再在亡灵世界相遇,那时他们便可以卸下一切作为超级英雄的担子,重新作为平凡人邂逅彼此。


但是!JL都这么甜了为什么要尬虐啊!感谢你们锦太把这个脑洞毙了,于是我就反过来开脑洞了……希望他们两个都能够放下之前的遗憾愧疚,开始新的旅程~当时因为刚看了红头罩之下不久,于是让活在记忆里的桶来打个酱油……克拉克最后是有一点被“罗勒莱”即死亡诱惑了,好在布鲁斯意志够坚定,也许克拉克也接收到了来自“人类”的爱,度过了难关~


下个脑洞见!

评论

热度(102)

  1. 愛連aeolian脆脆克里斯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