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連aeolian

【盾铁无差】我说真的Veridicality (1610/双向暗恋/真言剂梗/一发完)

三各手立:

“我想回家。我想要你和我一起回家。”




原文地址戳我


作者:Sineala


译者:三各手立


校对:洛唧唧姬




简介:


史蒂夫意外中了真言剂后,托尼发现他一直隐藏了许多感情。


 


作者注:


终极宇宙(*即1610宇宙)的一个短篇,Ults2(*指漫画)后某天写的。感谢Msermest校对。


 


译者注:


要来这篇文的授权翻给腿腿 @Legstel 当生贺~温柔可爱的宝贝18岁生快!



感谢我的绑定校对洛姬ヾ(◍°∇°◍)ノ゙,她真的超他妈棒;


译者感觉这篇属于无差向,不过当什么来磕都可以啦;


史蒂夫的BG线过去式两三句话提及。


 


 


正文:


 


Tony被电话铃吵醒了,在第二声铃声响起时他眯着眼睛看清了呼叫者的ID——Nick Fury。哈,好极了。星期六大早上八点被Nick Fury叫起来。自己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被这样对待?从好的方面说,现在响起的并不是终极*优先级铃声,所以起码今天还不是世界末日。话说Fury是不是忘了终极早就不归神盾局管了?


【*终极:超英团体,可以理解为是终极宇宙的复仇者联盟,但与复联不同。】


 


Tony狠狠按下免提键后闭上了眼睛,他的工作可不包括这个。(可没人为此给他一分钱。)


 


“我不为你干活,”Tony赶在Fury开口之前说,“你请不起我,亲爱的。”


 


“我清楚这点,Stark,”Fury的声音响起,如往常般语调平平,“但你团队里的部分人,他们出于善良,”Fury短暂地停顿了一下,暗示Tony永不可能属于那种人,“已经决定继续在神盾局兼职。”


 


Tony伸了伸手,差一点就碰到床头柜上的威士忌了。看来他还是得起床。


 


“挺好的,”Tony回答,“但我不觉得他们受雇于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Fury叹了口气。“随你的便,”他说着,掐好时间又停顿了一下,好让Tony等着他即将出口的话, “不过美国队长正在医院不停地找你。”


 


靠。去他妈的真是日了狗了。


 


Tony僵直地坐着,拿起威士忌直接对着瓶口灌下,期盼这能快速冲洗掉他心里刚冒出来的恐惧。但那没有,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还好吗?”Tony问,“他怎么了?怎么回事?”


 


虽说他和Steve偶尔会有分歧,但上帝啊,Steve都已经需要被留在神盾局的医院里了,那一定很严重。而Tony一点也不想要他死。


 


“等你到了再说。”Fury说道,声音中带着一点得意——Tony的反应很让他满意。


 


电话喀哒一声断了。


 


“操你的,Nick。”Tony对着房间吼。Steve出事了,都怪神盾局把会让他受伤的任务分配给他,归根结底这都是Fury的错。


 


为了要Fury好看他应该压根就不理这事,但是——Steve在找他啊。


 


在这之前他从不记得Steve有需要过他。


 


Tony暗骂一句,又喝了一杯后,起身去更衣。


 


**


 


Tony站在神盾医院隔离室前的观察区,Fury站在他旁边。透过倾斜的巨大玻璃窗,Tony看见Steve就在距他两三米的狭窄的床上坐着,晃着腿。他穿着医院的病号服,那几乎罩不住他宽阔的肩膀。Steve低着头,Tony不知道他能不能透过单面镜看到外面——没准超级士兵可以呢——但他环顾四周的样子让Tony对此失去了信心。


 


Steve看上去很焦虑,甚至有些难过。他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托尼想,他不应该会感到害怕。


 


害怕不太准确,还有点别的东西。


 


“总之就是,”Fury开口,“生物实验室发生了一起事故,我们的一些科学家在研究一种……能让人吐露实情的化合物。实验室发生了火灾,队长在进行救援时不慎吸入了大量化合物。”


 


Fury不自在地换了个站姿看着托尼,真心祈祷Tony的拉丁语没有好到能理解veridical的意思*,这一词或许就是他为了糊弄Tony而胡诌的。


【*上一段“让人吐露实情的化合物”在原文是“veridical compound”;veridical,诚实的,不虚伪的,外来词,来自拉丁语中的veridicus。】


 


但可惜了,Fury。Tony可是个天才。


 


“你是说真言剂?”


 


看着Nick Fury面露愧疚可能是Tony见过的最诡异的事情。Fury咳了一声,移开眼睛,“是的。”


 


老天鹅啊。


 


现在他知道Steve在找什么了,Tony看了眼医疗室里的Steve。


 


他一直觉得Steve是个直率的人。典型的,请原谅他这么说,“所见即所得”的那种。爷们中的爷们,强大,勇敢,自信,坚定,不动摇。他是杰出的领导者——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你做得很好,同样也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你做得不够好。这有时候会让人难以接受,但毕竟Steve就是那样的人。


 


而害怕是绝不会被用来去形容他的词。


 


上帝啊,Steve看上去很难过,就是……很难过。


 


如果这就是Steve真实的样子,那就真的……很令人难过了。


 


内部通话系统接通声响起,Tony想起来他们有音频监控可以听到Steve说的每个字。


 


“在这好寂寞。”Steve的声音低低的,但不像往常他要求自己的那样,他现在的语调有了更多的抑扬变化。他听上去很悲伤,“我想要一个拥抱。”


 


换做是其他情况,Tony会为这个嘲笑他一辈子,但他内心某处告诉自己他不能。Steve和Jan分手了——呃……是在几个月之前?在那之后他有和其他人交往吗?显然没有。


 


他曾经想过,也许就那一次,Steve——真实的Steve,会是个刻薄的人,冷酷,混蛋(asshole),就像别人经常说他的那样。Tony听过有人在三曲翼*的走廊上窃窃嘲笑Steve头顶的A字真正指代什么。


【*Triskelion,三曲翼,神盾局总部。】


 


也许没有一个人真正了解Steve,Tony想。


 


Steve想要的只有一个拥抱而已。


 


上帝啊……


 


“这会持续多久?”Tony低声问Fury。


 


Fury耸耸肩,“起码还要几个小时。”


 


“如果我进去了,会受到影响吗?”Tony问着,已经朝医疗室的门走去了。因为哪怕他会受到影响,呵,他也压根不在乎神盾局的人知道他在心里是怎么想他们的。


 


“只要你能把裤子穿好就不会,”Fury干巴巴地说,眼前可是拿Tony那明眼人都能看出的对队友的小心思打趣的好时机呀,“目前在这个周期内,它只会通过液体传播。”


 


“那你猜我是个多随便的人?”托尼回道,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继续把玩笑开下去了,不是吗?


 


他真想再来一杯。


 


Fury挑了挑眉毛没说话,而Tony决定“谨慎即大勇*”。


【The better part of valor is discretion——莎士比亚。】


 


 


**


 


“我真的好想你,”Steve在Tony推开隔离室的门进来时说道,“你能来我好高兴。”


 


 


Steve仍皱着眉,他看起来惨兮兮的。Tony想,这或许就是当一个人被迫说出心里话时的样子吧。


 


Tony露出了一个他能做到的最温暖的微笑,“还好吗?”


 


只有在他应该非常小心翼翼地去对待Steve时他才会这样做。


 


“这可真是丢死人了,”Steve吞吞吐吐地说,“我讨厌所有人都知道我内心所想的事情,但我还是想要一个拥抱。”他盯着地板愁眉苦脸而又直白地说出了后一句话。


 


那么,管他妈的,为什么不呢?


 


“你想要我抱抱你吗?”Tony问道,以便再次确认。


 


“是的,”Steve承认道,低垂着眼睑,“你总爱和别人有肢体接触。我一直看着你去碰这人碰那人,而你从不碰我。你看起来很好抱。”他把这句赞美说得如同抱怨一般。


 


“你想要我现在抱你吗?”他努力不让Steve去为这个而乞求自己,但这听上去有点像是他在占Steve便宜一样——上帝啊,他有没有想过抱抱Steve?——如果能确定Steve真的想要这个,那当然了!


 


Steve动了动嘴唇,“是的。”


 


起初,这恐怕能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尴尬的拥抱了。Tony像是被拖进Steve的怀里,而Steve像是不知道把胳膊往哪放一样,Tony的手正抓着那蠢了吧唧的病号服。但接着Steve把Tony拉近了,他把脸埋在Tony的颈窝里,于是鬼都能看出来这个可怜的家伙有多渴望与他人的接触。


 


Tony抚摸着Steve的头发,Steve颤抖着把他抱得更紧了。Tony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来气了,被超级士兵的拥抱致死可不是他能想到的死法。


 


Steve终于放开了他,看上去很过意不去。


 


“怎么样?”Tony问,“感到好点了吗?”


 


Steve点点头,“你闻上去好香。”他说着,又忧伤地苦起脸。


 


按照以往,Tony这时会正忙着和对方打啵——但是,显然Steve没这个意思。


 


“嘿,别这样,”Tony说,“我当然会闻起来很棒,我可是下了功夫的。你应该看看我在古龙水上花了多少钱,亲爱的。你知道的,我是爱慕虚荣的人。”


 


感谢上帝,Steve轻轻笑了笑。所以说至少Tony能让他放下一点痛苦。


 


“我讨厌呆在这,”Steve闷闷不乐地说,“我想回家。”他看着Tony,“我想要你和我一起回家。”


 


Steve捂着脸闭上了眼睛。


 


这与Tony想象中的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亲爱的,”托尼说,“那将是我的荣幸。”


 


**


 


Tony用了半个小时才说服Fury放Steve走,他保证自己会一直陪着Steve直至药物失效,同时若情况恶化的话他也会立马把Steve带回神盾局。虽说他为此签了厚厚一沓保证书,但看着Steve一换上裤子就高兴了许多,让Tony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遗憾我不能把你带回到1945年。”Tony在跟着Steve走到他昏暗的布鲁克林小公寓时说道。


 


“没什么好遗憾的,”Steve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嘴唇不安地抿成一条线,“我有时会想念过去,但我很高兴你现在能在我身边。而我不觉得你会喜欢1945年那会。”


 


嗯哼,说得在理。


 


Tony把Steve推到沙发边。“你先坐,”他对Steve说,“我去给你拿点喝的。屋子里有酒吗?”


 


Steve惊讶地看着他,“你觉得我现在能喝酒吗?”


 


“是给我喝的,亲爱的。”Tony给Steve接了一杯水。


 


“噢噢!”Steve竟笑了起来。他耸耸肩,“冰箱里有啤酒,但我知道不会是你喜欢的那种。”Steve低下头。难道他觉得Tony会妄加评论他吗?


 


Steve不停在沙发上别扭地调整坐姿,他一直注视着门和窗像是在估测怎样最快离开这里一样。Tony在想他是不是应该走了。操他妈的神盾局。


 


Tony在Steve旁边坐下,把水递了过去。Steve冲着Tony手里拿着的还没打开的啤酒点了下头,“我来帮你,”他说着,在Tony递给他酒时徒手打开了啤酒盖。嘁,显摆。


 


“是我喜欢的那种,”Tony喝了一口Steve的垃圾百威*说。美国啤酒,呕,瞧瞧他为爱所付出的啊。“谢谢你。”


【*Budweiser,路边超市4刀一瓶。(~ ̄▽ ̄)~ 】


 


Steve扫视着四周,接着坐直了身子。他显然,非常尤其特别地不自在。这说不通啊,明明是他让Tony和他一起回家的。


 


“那什么,”Tony尝试着开口,而Steve沉默着,“如果你不想让我呆在这,我可以走,好吗?我可以叫别人来陪你。”


 


“我想让你在这,”Steve的语气十分坚定,但他听上去仍然很紧张,“我喜欢有你在我身边,而我也知道就算我说错了什么你也不会取笑我。”Steve看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我只是有些难过……因为我清楚我无法阻止自己去告诉你……我觉得你非常迷人。”


 


Steve的脸红了三个度,他一掌捂上了自己的嘴巴。


 


上帝啊。


 


“我讨厌自己。”Steve说,声音从指缝间泄出来。


 


Steve看起来像是快要吐了。他急躁地扫视着房间,放下手。Tony能听见他又快又浅的呼吸声。


 


一时冲动,Tony握上了Steve的手。接着,他们静静地看着彼此相握的手。


 


“没关系的,”Tony轻柔地说,他小心翼翼地对Steve笑着,而Steve看着Tony的样子像是他希望Tony能把自己生吞了一样,“那挺好的。可能我和你调情时你一直没注意到。”


 


“你和每个人都调情。”Steve的声音有些酸涩。


 


Tony想了想,“这么说是没错。”


 


“我从不觉得自己和你有一丁点的机会,”Steve说,他看上去想冲着自己的脸来上一拳,“就算我有机会,我也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Tony摩挲着Steve的手,“我根本不知道你在为这个纠结,亲爱的。如果我知道了,一定会约你,早早地就约你了。”


 


“在军队时他们曾问过我,”Steve的视线飘向远方,“他们问我是不是同性恋,我说长官,不是的,长官。我当时可没说谎。”他恳求般地看着Tony,“我没说谎,我爱过Gail*,我说真的。我本有机会和她结婚然后幸福地生活下去。但是我想好好去做美国队长,非常地想,我不能让他们把这个从我身上夺走。所以那时如果有一个英俊的小伙吸引了我的目光,或者是当我、当我听见有人……在夜里……在军营里那什么……上帝啊,我们那时真是没有半点隐私——我就去想Gail。我会去想我有多需要去变得正常,做一个正常的人,过着正常的生活。我别无选择,作为美国队长,我别无选择。”


【*Gail Richards,在终极宇宙里她曾是Steve的未婚妻,最后没能和Steve在一起。】


 


这或许是Tony第一次听Steve用这么多话去谈自己的感情。


 


“没人能把它从你身上夺走,”Tony斟酌着说,“你已经不在军营里了,你甚至不在神盾局了。你想多gay都可以。欢迎来到21世纪,亲爱的。”


 


Steve对Tony笑了笑,发自内心的那种。Tony在想或许这是他第一次见Steve这么开心,或许未来也难再见到了。


 


“我真的很想和你上床,”Steve说,脸颊通红,但好在他看上去还能喘得上气,“我总是忍不住去想你,”他咬着嘴唇,“你真的超级帅。”


 


“可真甜呐,亲爱的,”Tony笑出了声,“我喜欢你。但大概现在可不行。”


 


Steve快要撅起嘴来了,“我没骗你,我说不了谎。”


 


“我知道,”Tony说,“但你想和我睡并不意味着你真的想要我们现在就去做。”而Tony知道如何表达许可,“等真言剂失效了再邀我,嗯?”


 


Steve垂着头。


 


“我不确定到那时我还有没有足够的勇气。”他坦言。


 


Tony拍了拍他的手,“你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来吧,在那之前我们可以找点事来打发时间。”


 


“我想看General Hospital*,”Steve说,“我还想让你摸摸我的头发。”


【中文译名,综合医院,从60年代开播至今的肥皂剧。】


 


嗯哼,没问题,Tony能胜任那些。


 


FIN

评论

热度(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