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連aeolian

【盾铁盾】【冬寡】舍不得 放心这是糖

Atomic:

内战我不想再评价了,双方都没赢,但也都没输。关于那些撕的人我只想说:如果你觉得队长徇私,那请你想想,铁罐也在迁怒。如果你觉得铁罐漠视责任,那请你想想,队长劫狱的时候他还在敷衍国务卿呢。


要么他们都没错,要么都错了。


 


私设Pepper从复联二开头就和Tony分了,复联二之后Tony和Steve在一起了。Steve也没和13接那个没啥卵用的吻。(不过转念想想,他们要是没接吻没寒暄没让Scott见偶像而是拿上装备直接走人,集合之后片刻不停地跑路……好像Tony他们就赶不上了。)


 


 


Steve寄出那封信之后就一直很消沉,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是请求和他重归于好?还是假装不在意过自己的日子?


 


可是Steve的生活中,Captain America的的确确就是他的工作,现在他自己不干了。T’Challa给他提供了住处和庇护,但是并不能给他这个通缉犯提供工作。


 


James——还是叫Bucky吧,毕竟他自己都只认这个名字——把自己冰冻起来,估计有生之年是见不到了的。其实Bucky想过再给自己洗脑,给Winter Soldier加上一个终止口令,Steve不让。他绝不让自己唯一的朋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伤害自己。


 


Sam说,Cap和James站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像是彼此的全世界。


 


其实这个说法颇不实际,因为他们就是彼此的全世界,谁少了谁都不完整。


 


但他们并没有在一起,你或许会和你最好的朋友一起干出很多情侣都干不出来的事情,但是正因如此,你们永远当不了情侣。


 


因为除了默契和了解,吵架以及冷战也是爱情中很重要的一环。


 


那天Steve接到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害怕的那个电话——或许二者兼而有之?——,电话那段的人简单到没有寒暄,甚至没有个“喂”,他就说了一句话:“Natasha受伤了,给你八个小时,我们要看到Barnes。”


 


Steve虽然不太明白其中的关联,但马不停蹄地跑去给Bucky解冻了。


 


T’Challa好心地借了他们一架小巧的昆式。


 


枯燥的飞行中,Steve问他:“你和Nat……认识?”


 


Bucky皱着眉念叨:“Nat……Natasha……Tasha……”


 


然后他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Steve:“对,我们认识。我们在一起过很长时间。”


 


眉目间不乏眷恋与温柔:“后来我被回收了,洗脑后就再也不认识她。”


 


他甚至笑了:“她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


 


Steve鼓励地看向他:“那就去把她追回来吧,pal。”


 


Bucky这次真的笑开了:“还用你说?”


 


飞机飞进美国地界的时候Steve是有些担心的,但是不知道Tony给他们编造了什么样的名义,这架飞机顺利地进了国界——他猜T’Challa把飞机型号都告诉Tony了。没准这架飞机就是Tony劝他借的也说不定。


 


其实Tony给政府的说法是——Wakanda国内有特殊技艺的医生,对于Natasha的情况很有办法。


 


除了少条胳膊还带一个金属肩膀,注射了超级血清而且七十多年前就宣告死亡,并且还在你们的通缉名单上。


 


 


 


Steve下飞机的时候内心是很复杂的,因为Friday和他打招呼说:“Welcome back, Mr. Rogers. ”


 


Tony没有取消他的权限。


 


不仅如此,他那个盾都用不知道哪来的振金修好了重上了漆放在他们以前习惯放装备的地方。


 


一切都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Steve扔下盾的时候心里是很疼的,也是很空的——那个盾牌不只是美国队长的上岗证明,还是老友Howard送他的礼物。


 


但Tony说得对:他不配用它。


 


不管是作为包庇罪犯徇私的Captain America还是作为向老友的儿子隐瞒老友真正死因的Steve Rogers。


 


不过他不后悔,Steve Rogers七十年后醒来的时候都没后悔。


 


可能他们在等候下一个Captain America吧。他想。


 


医疗室并不远,Steve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向来杀气四溢的Natasha面色蜡黄躺在病床上,身上连了一堆仪器,心跳检测仪“滴”“滴”得很有规律,呼吸声悠长平稳。


 


不过Steve知道Bucky在心疼。他右臂袖子上没规律的褶皱都被撑没了。


 


Bucky走过去摸摸Natasha颈边的红发——他不敢碰脸——,用俄语说了一句:“嘿……Tasha……我来了。”


 


语气简直弱不可闻。


 


Natasha皱皱眉,用俄语回道:“你好吵。”然后偏过头把脸压在他的手心上。


 


Bucky突然无限懊悔拒绝了T’Challa安装一条像以前一样只有触觉的胳膊,那样他就可以帮Natasha掖掖被子,在拂开碍事的刘海,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好在没有胳膊,他还是能做到最后一件事。


 


 


 


Steve贴心地掩上了门,去大厅找Tony。


 


他只是想见他而已,他都不知道第一句是该说“好久不见”还是“抱歉”,但他想见他。


 


Tony正抱着抱枕戴着墨镜稍垂着头半躺半坐地歪在沙发上。


 


他是在睡觉还是在发呆?


 


Steve不知道,准确地说,按他以往对Tony的了解,他应该是累极了在睡觉,但他不知道这份了解是否还可行。


 


Steve站在那看着他。


 


Vision不知道在哪,Rhodey大约在复健,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以及平静的呼吸声。


 


大概过了半分钟?还是半个小时?Steve脱下自己的外套走过去,扶起Tony的上半身坐下,摘下他的墨镜,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他的身上,用手挡住他眼前的光——像他们还是恋人时那样。


 


他都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这么做。


 


他掀了Tony面甲,看见Tony下意识护住了脑袋的时候就该知道他们回不去了。


 


他没想杀他,他只是习惯于在战斗的时候看着对手的眼睛。


 


对,战斗。


 


打那一架的时候,Tony真的是他的对手。


 


Steve把头向后仰靠在沙发背上,缓慢地呼出一口气。他不愿意再想了。


 


对于这次被媒体命名为“Civil War”的事件中的每个决定他都不后悔,也都不觉得自己错了,甚至觉得Tony也一点都没错,他只是……有点舍不得,仅此而已。


 


舍不得那个对自己心无芥蒂的Tony,也舍不得那个还可以名正言顺生活在他身边的自己。


 


Tony醒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


 


几个月来他一直组织着剩下的复仇者——Spiderman没正式加入,Vision不懂人性,Rhodey还要复健,Natasha身份敏感,其实真正能派上用场的只有他自己——和政府周旋。政府们为了民心不断向他们提出越来越过分的要求,但他和Natasha都觉得这段日子超不过半年,所以一一照办。


 


但是以前这个队伍里有八个人,现在只剩他、Natasha、Vision三个。


 


Natasha受伤之后他甚至不眠不休了整整两天联系上Bruce出主意;此时Vision正在全世界无战损地解决问题。


 


可以说,几个月来他甚至没敢碰自己的床,更别提披着别人的外套在别人腿上睡醒了。


 


这简直像一个梦境,就跟这几个月从来没发生过,他还处于可以在自己男朋友大腿上心安理得地睡醒的日子里一样。


 


但是它们的确发生了。


 


坦白地说Tony不认为自己是对的,同时他也不认为Steve是对的。


 


在他眼里Superhero是一份工作,当你选择了它,你就有责任保护地球、维护和平、把自己扔开、保全所有人的利益。


 


而他们显然,都不合格。


 


至于Steve认为接受监管就是受制于人这件事,Tony真的觉得,他有空应该多听自己打打电话。


 


不过他们已经决裂了。


 


从Steve说出那句“yes”,承认他知情开始。


 


Tony拿开他的手坐起来,一点都不时尚的外套从他肩上滑下,他干脆把它按回Steve的肩膀:“我不记得我让你来了。”


 


语气平静而不客气,就好像他们只是很熟的熟人,但从未深交过。


 


Steve回道:“你也没说不让我来。”


 


托四倍视力的福,他看得到Tony脸上的黑眼圈:“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Tony回答道:“工作需要。”


 


满意地看到Steve噎了一下,他接着说道:“而且这似乎已经和你没关系了。”


 


Steve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可能实在是太久没和Tony拌嘴了,他说:“只要我一天还是你男朋友,这就和我有关系。”


 


Steve在赌,Tony刚睁眼的那几十秒里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手心里睫毛划过的滋味,他赌Tony和他一样不舍得。


 


Tony的确不舍得,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说道:“好吧这和你有关。但是,我去休息了你替我干活吗?”


 


说完起身就走,Steve拉住他的手腕:“嘿……听着……我说过了,你需要的时候我是在的,无论你需要什么。”


 


Tony“啧”了一声:“那我现在需要你不在。回见。”


 


Tony走回工作室的路上莫名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累了,长期工作的烦躁似乎消失地一干二净。


 


 


 


Natasha睡着后Bucky弯下身亲吻了她的鼻尖,接着走出来对Friday说道:“我想见见Tony,请问他方便吗?”


 


大约半分钟后Friday说道:“Sir的工作室在顶层,已为您开启权限。”


 


“谢谢。”


 


Bucky坐电梯上去后直接推开了门,Tony正在研究通话器的改进。


 


“……Tony?”


 


Tony转过身:“啊,你来了啊,有什么事吗?”


 


“关于Howard……”


 


Tony皱了皱眉。


 


“他的死是我一手造成的,你大可怪罪我,虽然我不认为这是我的错,但我理应为此负责。至于Steve……他主要是不想这件事对你造成二次伤害。”


 


“……哦。”


 


Tony没反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但不得不说Bucky很聪明,至少他还知道他生气的理由。而不是像Steve那么天真地觉得Tony是为了那个几千页纸的协议。


 


而事实是,Steve说出“你该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他就已经消气了。


 


Tony之前都觉得Steve在毫无原则地袒护Bucky,他没想过Steve是在担心自己。


 


或者说,他不觉得会有谁担心自己。


 


Bucky说道:“那我先走了,我还要给Tasha煎培根。……你介意告诉我厨房在哪吗?”


 


Tony点头:“Friday会给你指路,不送。”


 


然后Tony看着全息投影,只觉索然无味。


 


 


 


晚饭的时候他再次见到了Steve。


 


Bucky的厨艺出人意料得好,Natasha吃得很开心,Vision也声称要请教,Rhodey从头到尾都没抬头,他们俩倒是食不知味。


 


他们都离开后Steve说道:“Tony……”


 


“……嗯?”


 


为什么没取消我的权限?为什么要修好那个盾?我们还是恋人吧?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Steve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有那么多问题:“我还可以再过来吗……我是说,Nat伤好之后。”


 


Tony看了他很久,最后问他:“你以为那个盾是干什么的?”


 


“我不知道……也许……给下一个CaptainAmerica?”


 


“……我爹那个我收起来了,拿上你的新盾牌给我滚蛋。在Wakanda没事闲的带你的小弟多干点好事,等他们的人民接受你们了估计全世界也就都接受了,在这之前少出现在我面前添堵。”Tony恶狠狠地说道。


 


Steve笑着给了他一个亲吻,然后问道:“你有什么想看到的圣诞节礼物吗?”


 


“你怀孕的样子就挺不错的。”


 


“那不如我们来试试谁才是会怀孕的那个?”


 


“哦宝贝儿,我就喜欢你这一脸正直开荤腔的样子。简直辣透了……”


 


然后Steve还是那么正直地拽着Tony去了卧室。


 


 


 


Bucky则在和Vision聊过之后就闷闷不乐:“……BruceBanner是谁?”


 


“我的前男友。”


 


Bucky嘟起嘴:“Vision说据他分析你们俩的化学反应很强。”


 


Natasha毫不在意地耸肩:“那又怎样?他又不想和我谈恋爱。”


 


Bucky皱起眉毛:“嘿我在吃醋你看不出来吗?”


 


Natasha坦然一笑:“看出来了啊。”


 


Bucky露出了他的委屈表情:“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说,搞得好像我是备胎一样……”


 


Natasha一脸的理所当然:“因为你害我不能穿比基尼。”


 


“你可以穿啊……”Bucky显得很纯良无辜的样子。


 


Natasha撩起自己的T恤下摆:“这么大一个子弹眼呢。”


 


Bucky笑得很温柔:“我又不会介意。”


 


“……切。”




沉默了一会儿,Bucky说道:“……Tasha。”


 


Natasha正绕着自己的头发玩:“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叫我过来?”


 


Natasha说道:“因为想见你啊……”


 


Bucky有些挣扎:“可是我明明……我是说……”


 


“不认识我了?”


 


“嗯。”


 


Natasha笑得天不怕地不怕:“因为舍不得,所以要试试。”


 


Bucky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为什么舍不得……”


 


Natasha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笑道:“大概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男人。”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