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連aeolian

青山

巫山曦云:

Tony一个人攀爬在昏暗的楼道里。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楼,第十楼?二十楼?他天才的大脑已经完全弄混了那些,对他来说,现在剩下的只有不断地攀爬这一机械的动作。


会发生这种情况这当然是他的错。


虽然大厦供能突然出毛病不一定是他的问题,但把这幢又大又丑的楼造得这么高,这绝对是他的错误。




没人会爱它的——除了Loki。


Steve也好,Natasha也好,他们一直更喜欢的是复仇者基地,而不是这幢作为第一批复仇者们聚集的大楼。




当Steve看到基地设计图之后,轻扶了一下他的腰。


“做的很棒Tony。”


他亲切的语调和称得上是温柔的触碰让Tony一瞬间绷直了身体。


“老派审美。”他嘴上这样抱怨着,心里却像有什么小动物在拱动。


Steve Rogers似乎天生就有着影响其他人的力量,哪怕他进行过竭力抵抗,到头来缺输得一干二净,看看他,连审美趣味都在向一根七十年前的老冰棍靠近,未来学家啊,他有些自我厌弃地想。


然而这一切很快就改变了,在Natasha和Clint也表示出了相当程度的赞同之后。


再一次的,Steve把他带向了正确的道路,避免了他的那些不适合正常人居住的奇思妙想,避免了勉强所有人住在一起的尴尬,这就好比之前的许多次,Steve总是能及时出现为他收拾残局。


“我注意到这里没有你的房间,”正当他心虚地挺起腰来接受女特工带着嫌弃的赞美时,Steve亲切的蓝眼睛朝他看过来,“Tony,我希望你能留下来跟我们在一起,而不是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的房子里。”




而可笑的是,同样的话出现在了那封信里。




那封信。




Tony突然感到无比疲惫,仿佛四肢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他一屁股在楼梯间坐下来,喘着粗气。




他曾经愚蠢地认为,那个邀请代表着一切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就算他是个自大狂花花公子战争贩子,就算他曾经犯下无数过错,就算他没有信誉甚至离群索居,仍然有人愿意接纳他,信赖他。


这几乎可以算是一份救赎,并且又是Steve带来的。


Steve太好了。


他感激着这一切,可他依然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跑了。




——Tony Stark的心里永远有一份可耻的性幻想,对于全美道德和身材模范先生。


他并不能确定Steve在知道了他真正的心思以后,还会不会对他报以善意,毕竟在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里,没人可以忍受一个随时随地对自己抱有下流念头的同事。


或许他可以试着去接近,但可笑的是,Tony Stark从来不知道应该怎样正确地进入一段关系。他只会那些无趣的场面话和不走心的调情,只擅长应付那些冲着他的钱和屁股涌上来的辣妹,而剥开了这些,一个真正的他,腐烂而又破碎,又有谁能受得了呢?




而Steve……Steve就像恒星一样耀眼而长明着,而他就像是一只丢失方向的流浪狗,总会不自觉地向那个方向靠近。




除了Steve,队伍也让他觉得安宁,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创伤,却在彼此的扶持下变得完整,从前他无论如何不肯相信自己有一天会愿意在战争中把背部交给别人,而Steve做到了这一点。


从某种意义上说,Steve修好了他,而他也在因为靠近Steve而一点点变得好起来。




他站起身来,继续在黑暗中向上攀爬。




因为Steve的请求,他不再独自工作,而是开始加入复仇者的聚餐和电影之夜并将这两项活动永久加入了他的日程表。


Steve会在每次战斗后他没日没夜地在实验室里升级装备的时候及时把他带回房间强迫他休息,在他试图反抗的时候用一个拥抱安抚他,告诉他他们现在很安全。


Steve该死的永远知道他在想什么,并总能让他安定下来。


当然,他们也常常因为观念不同而争吵,因此他也开始学着在站在其他人的角度思考,虽然也曾经走过岔路——奥创和索科维亚,他永远不会否认那是他的错——但Steve总能及时出现并挽回一切。


那之后他们深谈过很多次,那些谈话的开端总是在一些彻夜难眠的夜晚,他习惯于在实验室里进行一些有趣的小实验,而Steve则会待在一旁作画。Tony偷眼打量着他,被他眼睛里的安静与平和震撼。


他的心在尖叫着渴望那个,但他却没有伸手去够的勇气。


为什么会有人在他身边仍然能够如此安然?




然后Steve发现了他的偷窥,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轻轻搭住他的肩膀。


“大兵,别这样看着我,否则我会以为你想吻我。”他半真半假地抱怨。


Steve不置可否,只是深深地看着他,“我不知道,或许我想过。”他轻声说。




Tony震了一下,他抬眼望着Steve眼睛深处那个自己,抑制着自己的颤抖。那个影子是如此破碎和灰暗,映在那双蓝色的溢满温柔的眼睛里格外不协调——他也终于知道了自己胆怯的由来。


完美的美国队长值得一切最好的。


于是他再一次溜走,而后一直在等待,他想等到自己足够好,足够站在Steve身边的时候,再对Steve发出那个邀请。




快到了,他已经可以看见顶楼落地玻璃窗反射进来的光线。




可惜的是,他终究还是没能等到那一天。




一切都来得太猝不及防,或许没有Zemo,没有Bucky,他和Steve不会走到这一步,但一切已经发生了,并且无可挽回。


但更让他吃惊的是,这一次他竟然毫不犹豫地站在了Steve的对立面,哪怕大打出手,也没有选择服从。




Steve说过,当你不能再退让,你就要像一棵树那样深深扎根在那里,并告诉他们,“你让开”。


连他也惊讶于这一点——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成为了那棵树。




谁说美国队长一定是正确的?他轻蔑地想,至少在Howard夫妇的死这件事上,他就完全选错了。他承认他恨Steve,但那只来自于私人情感,就好像Steve在面对他和Bucky打起来的时候也会彻底乱了方寸,可是一旦回过神来,理智几乎立刻就能化成了冰块浇灭了那些烈火,他对此深信不疑。


而对于他们的争论不下的那个问题,他同样认为Steve犯了错误,因为自由和规则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不能否认任何一个,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黑与白,没有法律,没有规则,数百年来人们为之奋斗牺牲的民主与文明都将毁于一旦。为了维护他所认为的正确,他会与这个冷漠世界战斗到底,无论站在对面的是谁。




于是他意识到了,他已经与Steve站在了同一高度。



 


Tony终于气喘吁吁地爬上最高层,落地窗洒进无数种城市夜景的颜色,五彩斑斓。他走过去,静静地望着夜幕下的纽约,那些霓虹灯在玻璃的折射下变幻出一团一团的光晕,让他无端端想到了另一些相似的东西,比如星空。


纽约的繁华夜景理所当然地遮住了那亘古长存的美丽,而他却有幸见到过一片令人震撼星海。


那时他满脑子抖擞拯救世界的念头,抱着原子弹冲进虫洞,他的盔甲很快就没有能源了,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原子弹在虫洞里爆炸,然后任由自己在灿烂的星海中坠入永久的黑暗。


他承认自己的确在某些瞬间有过一些轻生的念头,虫洞那头的时空无限广阔,宇宙是那样浩瀚无穷,无数生命都在孤寂,可却没有一个与他有关。




而那之后,他认识了Steve,从此,他的心里立起了一座高山。




现如今,他攀爬终于到了顶峰才发现,Steve原来并不在那里。




兜兜转转一大圈,他发现自己仍然孤独。




但这跟之前的他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现在的他已经能为自己指引方向,无论这个世界有再多的声音,他都不会为之而迷失。




这很好,他想。




这远比爱情重要得多。


Steve带给他的是一场新生。




毫无疑问Steve仍然在他的心底住着,这就像他的支柱,是他所有勇气的来源。他们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总有一天,当他们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判时,他们会有办法解决这一切,就像Steve常说的,Together。




轻微的振动声传来,让Tony从思绪中解脱出来。




他回过头去,一片黑暗之中,一只老旧的手机正一边振动一边发出蓝色的光。




他拿起了它。




END




*灵感来源于知乎上“什么才是绝望”这个问题的一个答案,答主说:


    “有时候,以为努力很久,是为了心里的那个人。努力很久,就可以获得她的青睐。后来才发现 不管我怎样努力 我们始终不在同一个频率上。再后来,我明白,站在山丘之上,即使无人等候,也会比以前看得更高 更远。「谢谢你 让我成为更好的人」”


我心里的盾铁就非常符合最后一句,相互扶持,彼此互补,能让对方成为着更好的人。但他们远没有答案里这么绝望,他们是可以肩并肩,站在同一个频率上战斗的两个闪光的灵魂。这样两个人,靠得越近,就会越契合。


之所以取名《青山》,来源于刚才在微博上看见的一条讲超级英雄的长微博里的一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至于最后的结局,就当它是个开放性的吧,我也不知道这算是治愈还是致郁,只是一些比较凌乱的想法,写得比较快,笔力有限表达混乱,见谅。




 

评论

热度(94)